▌年普利策奖获奖演说:

┇我的演讲也许看起来有点儿长,还有点儿怪,不过传统还是需要尊重的。我的两个朋友,弗兰克(建筑师弗兰克·盖里——译者注)和伦佐(建筑师伦佐·皮亚诺——译者注)跟我解释,他们每年都得检查和审批获奖人的发言。他们把我的稿子删掉了一部分,又修改和增加了一些,不过我还是很感激他们保留了我的一些原始想法……。

┇作为年的获奖人,我想在此向您表示感谢,辛迪·普利策女士,感谢您热情欢迎我来到您和您先生杰伊·普利策共同创办的这个基金会。我也要向玛格特和汤姆·普利策表示感谢,感谢你们基金会提供的奖项,它让建筑学能在当今文化领域占有光彩夺目的一席之地。

┇感谢评审团的成员,能够承认我的工作,甚至认同我的理念。也感谢你们能够理解,在这些变化多端的面貌后面其实只是同一个人,一名建筑师。我还要感谢弗兰克·盖里从那么早的时候开始,并且长时间地坚持对我的提名和支持,这一提名今天终于获得了肯定。我也非常感谢在座各位今天能够来到这里,在华盛顿,参加普利策建筑奖30周年的盛会。

┇好,今晚我就在你们面前。我知道自己站在这里的原因,说得清楚些就是:我是个疯子,一个痴迷于建筑的疯子……。我猜,先于我登上这个舞台的我的许多朋友和我心目中的英雄,也都在忍受同样的煎熬。然而,我出现在这里,却是阴差阳错的结果。我的父母都是教师,他们也希望我成为一名教师。而我自己曾想做一名视觉艺术家、画家。父母却反对,认为那太冒险了。所以,最终采取了一个折衷的方案:我开始在法国巴黎国家美术学院学习建筑,内心却想尽快回到视觉艺术的领域……。然而,激情降临了。很早以前,我就开始为克劳德·帕朗和保罗·维里罗工作,前者令我沉迷于建筑设计,后者则使我决定进入建筑界。我就这样做了建筑师。这正是今晚我来到这里的原因。我的父亲是位历史学和地理学的博士,和我母亲一起住在法国佩里戈尔地区。他们教我观察、阅读、思考和表达思想。我很感激他们,因为是他们使我今晚能来到这里;也是他们赋予我能力,去质疑美术学院的教学方式,质疑那些不考虑特定环境的设计。是他们,使我在当时,能对国际主义风格进行批判,提出反对意见,批评那些强加并泛滥于欧洲大陆各城市的国际化建筑样板。也是他们,使我敢于向学校提交用打字机完成的建筑设计,而不是老师所期望的大幅图纸,为此在那个学校多留了6个月。

┇这是我开始有兴趣阅读米歇尔·福柯的原因。他可以被称为“我们这个时代最伟大的怀疑论者”,他相信,真相只存在于大量的历史事实之中,而不存在于意识形态中。他是“关于离散性和唯一性的理论家”,是经验主义的人类学家,他的作品植根于批判。感谢你,米歇尔·福柯,你也是我今天能够来到这里的原因。也正是因为你,在年代末,我就指出,建筑上的意识形态与首字母“A”是不相关的,还写了“建筑的未来无关建筑学”一文。它否定了建筑学是自治学科的观点,并断言,建筑的未来需要在建筑以外的领域探寻。这也是我今晚来到这里的原因:来接受评审团的肯定,肯定我为拓展这一领域所作的贡献。

┇那段时间,我做了很多项目,在很多设计竞赛中失利,也利用每个项目逐渐建立起设计形式的准则;我列出哪些事情该做,哪些不该做。解决矛盾的最好方式可能是头脑风暴式的会议,所以我决定请很多顾问围绕在身边,其中有:舞美设计师和作家雅克·勒·马凯、建筑评论家和作家奥利维耶·布瓦西埃、哲学家和出版商于贝尔·通卡、社会学家若泽·米格尔·伊里瓦斯,还有建筑师弗朗索瓦·丰特斯。感谢这些团队、这些顾问,是他们使一个个困难重重的复杂构思得以实现;我的项目一个接着一个,却从不雷同:这种方式本身就带来特异性……。

┇正因为我从未设计过两个类似的项目——以后也永远不会——我今晚才会出现在这里。因为,每一个项目,每一次成就,在我看来,都是特定情景的诗意表达。我读过吉尔·德勒兹的作品,并努力确定——通过置换——其在建筑中的概念会是什么。我也见过让·鲍德里亚,并“注定地”越过了宿命的陷阱。年代早期,我曾在蓬皮杜中心演讲,题为“建筑迷雾散去之后”。演讲承认了确有必要在整个地球的尺度上,接受城市的混乱状态以及模糊的城市蔓延区——那些分布在城市周边的新的历史和地理层次。那段时间,我对那些路径、被打断的景观、网络和光照有了新的非常诗意的发现。也是在那时,我结识了维姆·文德斯(德国当代电影大师——译者注),并开始意识到,建筑,无论其尺度大小,都要经过修改和转变……。而现在,在我工作的那些城市里,我把它们的内在和外在结合在一起。这些也是我今晚能够来到这里的原因。

┇我在蓬皮杜中心曾办过一次展览,后来又赴欧洲和日本进行巡展,它让我有机会展示基于特定情景和语境进行建筑设计的种种好处,也使我得以把建筑作为凝固的文化瞬间而展现出来。但后来飞速发展的全球化进程使我泄气,而随后的丹麦路易斯安那博物馆却令我深受震撼。我决定再一次说出我的想法,表达我的反对意见,摆明我的态度。

┇对我而言,鲜活的证据在证实一个被遗忘的真理:即建筑具有超越的力量。它能够揭示地理、历史、色彩、和光的各种品质。鲁莽大胆而自然质朴,它就这样伫立于世间。它有生命。它很独特。它是一个缩影,一个气泡。它是我们的世界在此刻的延伸,而此刻,这个世界正在日渐缩小。

┇在建筑历史上至关重要的议题——而且这个议题日渐强化——就是全球化建筑与情境化建筑的冲突,也就是,广普建筑与特定建筑的冲突。当今的现代性不应该仅仅是对20世纪现代主义运动不带任何批判的直接延续;它也不应该仅仅是把各种孤立的对象——“单个对象”——空投到这个星球上。相反,它应该寻求设计的理由、对场景的回应、与环境的和谐、彼此之间的差异,来创造一种特定的建筑,专属于此时此地……。

┇毫无疑问,这种冲突日渐加深,已经超出了地方化与全球化的问题而变得更加复杂。事物的特异性与知识在现实中的转化息息相关。旅行对于任何建造者的培养都是一个必要元素。路易斯安那博物馆的设计就是赴加利福尼亚旅行的结果:是约恩·布和威廉·沃勒特把从远方收集来的信息与他们对特定地点的解读共同组合的成果。

┇即使以在这个地球上愉快生活的名义,我们也必须抵制区域、网络和格网的城市化。这种方式正在机械地腐蚀着所有大陆和所有气候环境中的城市的特性。这种基于克隆办公楼、克隆住宅楼、克隆商店的城市主义,只是为了逃避思考和观察,追求一些已经被想到和看到的结果。我们必须用涉及色彩、本质、个性和特异的敏感而诗意的规则,用鼓励转变和调整混乱现实的规则,来取代那些普适性的规则。建筑意味着转换,意味着对现存环境的转变进行组织。它意味着揭示真相,意味着给出方向。它意味着延长有生命的历史,延续过去生命的轨迹。它意味着聆听一处有生命的场所的呼吸,感受它的脉搏,阐释它的韵律,从而进行创作。

┇这当然是一项诗意化的任务,因为只有诗能产生“瞬间的哲学”。这项任务意味着:我们要研究神秘、脆弱和自然的可能极限;我们要预见时间的侵蚀,也就是说,材料的陈旧老化;我们要把不完美的地方看作各种可能性的揭示过程。细节和整体一样是一种机会,让我们去创造,去移位,去丰富这个世界,去重新构建,重新组合,去引发不同材质、光线、及看似不可能的技术之间的碰撞。

┇对我而言,建筑必须在二元对立中创造唯一性,在与某个情境的冲突之中进行创造。建筑意味着在某段时间里,通过意志力、欲望和对人类的了解去改变某个场所的环境。我永远都不可能独自完成这件事。这也是为什么,今天,我不是一个人,而是与许多共同完成这项工作的伙伴一起,来到这里的原因,他们包括:阿兰·多米尼克·佩兰,他于年在巴黎创建了卡迪亚基金会;托马斯·赫尔德,一位战略家,年建成了卢塞恩文化国际会议中心;盖布朗利博物馆馆长斯特凡娜·马丁,我们和帕特里斯·雅尼埃尔一起建成了这座博物馆;为汉斯和高盛工作的戴维·佩尼克和杰里·卡尔,我们曾在纽约SOHO区绸布街40号项目中合作,目前,正在做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的扩建项目。

┇“玻璃塔”;桑蒂·梅卡代是巴塞罗那阿格巴塔的委托人;而我现在又一次与桑蒂·梅卡代以及我的朋友若泽·里瓦斯一道,正在共同建造位于巴塞罗那的加泰罗尼亚酒店大楼,和位于L’HospitaletdeLlobregat的大都会商务中心,委托人是胡安·曼努埃尔·萨纳乌哈。我们还正在一起建设位于巴黎拉德芳斯地区的多功能大厦“信号塔”。

┇还有些同事包括乔·道林和彼得·基特切克,我们一起建成了位于明尼阿波利斯的格思里剧院;在纽约切尔西区第11大道号项目中共事的阿尔夫·纳曼和克雷格·伍德;劳伦特·贝尔和帕特里斯·雅尼埃尔,他们负责了巴黎爱乐音乐厅的项目管理和建设;布鲁斯和斯特凡·埃利夫,我们一起在洛杉矶建造被誉为“绿刃”的公寓大厦;埃德蒙·程,在新加坡和吉隆坡的公寓塔楼;马克·彼得里,在马赛港的一个塔楼;戴维和简·瓦伦塔斯,他们为我在纽约布鲁克林当泊艺术区的首个项目作出指导;还有汤姆·克伦斯,曾共事过多个展览和博物馆;而罗伯特·莱昂曾与我为建造“无穷塔”而共同努力。还要提到的是马克·埃梅里,法国《今日建筑》杂志的前主编:我们有共同的“建筑化”想法;我也常同照明艺术家扬·凯尔萨莱一道,将光“建筑化”;吉尔伯特·布朗斯通和奥利维尔·马戈则支持了我的每一个项目,无论好坏。还有我的团队,我的梦之队,今天在这里作为代表的是米歇尔·佩利希耶,他是我的合作伙伴和“兄弟”,一位杰出的组织者,我和他共同完成了过去14年间的每一个项目;团队主管阿兰·特里卡;建筑师合伙人埃玛纽埃尔·布拉蒙;还有夏洛特·克鲁克,他们构成了我在过去19年间无处不在的建筑师生活。

┇我总是要在某个地方做建筑设计的——当然是为了某个人,同时也是为每个人做设计。我拒绝把建筑限制在某个风格领域内。我是一个敢于质疑,敢于抛弃固有想法去寻求答案的建筑师。我将自己置于冒险的境地。我是一个在设计建筑的同时也在创造建筑的经验主义者,而由此得到的设计,常常甚至让我自己也很惊讶。

┇我感觉自己是在转换中做出设计:从创造到修正;从肯定到暗示;从建立到充实;从构造到渗透;从放置到重叠;从清晰到朦胧;从增加到偏离;从书法到蚀刻……

┇我喜爱那种知道如何聚焦的建筑;轻盈的建筑;帮你阅读地形、土层的建筑;令你感受天空大地、行云流水、鸟语花香的建筑;铭记场所功能和传统,同时又与当地和全球网络相关的建筑。

┇我喜爱那种能揭示出来访者灵魂的建筑。建筑会陈旧。我知道它终有摇摇欲坠、消失殆尽的那一天。我知道它是有生命的。我看着它从黑暗中生长,也想像它回归黑暗的那天。特定情境下的建筑,在过去与未来之间、在无生命与有生命之间、在瞬间与永恒之间、在可见与不可见之间编织着种种连结。

┇对我而言,探索是一种职责,是理解深层的欲望,是质疑进步的条件。我用自己的感官去思索,用自己的思想来感受。我也同样寻求在无生命和有生命之间的和谐。和谐并不总是以舒缓抚慰的形式出现;它还可以带来不可思议的愉悦,一个又一个希望,是我们想象力的升华。

┇建筑是来自我们内心最深处的礼物。它构成世界,它营造场所,它产生微小的喜悦,它带来微妙的感触,它也让我们迅速地沉浸在现实之中。我谴责机械制造的建筑,谴责出自我们的大规模生产体系的建筑!我抨击它!我诅咒它!那种无趣的建筑应该作为一次转折的起点,朝着奇特、错置、爆炸性的反向策略发展。

┇对我而言,设计特定的建筑,就是去完善、去重导、去丰富、去修改、去想像那些广普建筑永远无法涉及的内涵:即它们能够遮蔽的许多生命。让我们为建筑索要诗意的情境:从佩特拉到萨那,从威尼斯到曼哈顿,从夏特到朗香,从渔民小屋到沙漠帐篷,从里约热内卢的贫民窟到鲁尔区的工业遗址,从京都桂离宫到路易斯安那州……。

┇设计特定的建筑,也包括所有暂时性和启发性的冲撞,所有诗意的悖论。正如保尔·瓦雷里在如此简洁的诗句中总结的奇妙悖论:“时光正闪烁,梦思正圆通”。

┇值此普利策奖30周年之际,我的脑海里浮现出很多形象:从沙漠中的路易斯·巴拉干,到理查德·迈耶在密歇根湖区森林中的白房子;从安藤忠雄的日本山,到格伦·莫卡特波纹铁板的丛林小屋;从约翰·伍重的悉尼歌剧院,到杰出的毕尔巴鄂古根海姆;或弗兰克·盖里的迪斯尼音乐中心。此时此刻,它们比从前更加清晰地说明了,时光如何闪烁,梦思如何圆通。

┇我还想到,从巴黎到伦敦,有伦佐·皮亚诺和理查德·罗杰斯或者诺曼·福斯特;从西雅图到辛辛那提,从维也纳到纳帕溪谷,有雷姆·库哈斯、扎哈·哈迪德、汉斯·霍莱因或雅克·赫尔佐格和皮埃尔·德·梅隆。这些只展现了普利策大家庭的一小部分。我想以感谢我的家人来结束我的讲话,他们一直以来都很理解我这个和他们生活在一起的建筑怪人,引用诗句来说就是,他们总是深爱着我,并帮助我发展着自己合理的古怪。感谢你,奥迪勒;感谢我们的两个儿子:贝特朗,他在需要小心地旋转数码照片领域是个天才,特意从日本赶到这里;我的思绪,还有一份大大的感谢,此刻都飞向了皮埃尔,他是很有诗意的图像艺术家与音乐家,此刻正在为莱比锡歌剧院的演出工作着。我还要感谢凯瑟琳,和我们的女儿莎拉,她是我见过的最动人的摄影师。并且,我要充满温情地感谢米娅,我亲爱的伴侣和一位很有天赋的建筑师:我们在一起,让时光闪烁。

┇最后,我要向普利策家族伟大的百岁老人奥斯卡·尼迈耶致敬。上次见到他是两年以前,当时,他还在事务所的墙上为我画最近的项目草图。他使我确信,如果你感觉年轻,你就毕生如此。我刚刚又读了他20年前的获奖演说,我也要在这里借用他所引用的诗句:夏尔·波德莱尔曾说的:“出人意料、不符规则、让人吃惊、令人惊奇,这正是美的特点和本质所在。”

以上图片及文字来自互联网收集整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更多信息请







































全国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北京中科白殿疯医院地址



转载请注明地址:http://www.xialuoteamaliya.com/amlygw/3429.html